高通拒绝博通收购提议,即便成功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2017-11-08
董广福

近日,关于博通(Broadcom)正考虑1000多亿美元收购高通(Qualcomm)的消息不断传播,以前关于高通的消息都是高通诉某某企业专利侵权索赔多少亿,抑或是高通收取某某企业多少亿专利授权许可费,最差也是高通与苹果在专利诉讼上互掐,可如今高通竟然沦落到要被人“买”的地步。但计划赶不上变化,高通公司今日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拒绝了博通公司11月6日主动提出的收购提议。高通执行董事长Paul Jacobs表示,公司董事会认为, 博通的报价低估了高通的价值。

看来博通收购高通的愿望暂时落空了,不知后续剧情是否会有反转,但不管怎样,即使未来博通成功收购高通,至少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中道理笔者一 一道来。

虽然两家公司中文名称都有“通”这个字,英文中也有“com”这个互联网文化因素符号,但是“两通”合体绝非人们想象的是强强联手。尽管从2016年全球半导体公司营收数据看,博通排名第五,而高通排名第三,但实际上高通的技术“底子”比博通厚得多。

先扒一扒博通的老底。

现在的“博通”是“新博通”,“老博通”成立于1991年,是美国公司,曾经算是全球领先的覆盖无线、有线的IC公司,产品线曾覆盖物联网与移动处理器等方案,后来剥离了手机处理器部分,专注于物联网、可穿戴等领域。2015年,安华高收购了“老博通”,那场合并可是一个370亿美元的大买卖,一度引发行业震动。安华高收购“老博通”后,依然保留了“博通”名字,但股票代码是安华高的。

 1.jpg

题外话,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2015年那场收购的推动者——CEO 霍克•谭(Hock Tan)。霍克•谭生于马来西亚,曾就读于麻省理工机械工程专业,也是哈佛MBA,后来在通用、百事从事财务工作。1992年加盟早期PC制造商Commodore,然后跳槽到ICS 担任CFO,后来成CEO,算是渗透半导体业。再之后进入安华高。这个被称为并购狂人,财务操作出色,而且他促成交易的能力非常高,许多私募包括KKR和银湖资本都跟他关系很紧。在此笔者有点小感慨,当年安华高收购“老博通”时沿用安华高这个名称,对于大多数中国企业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霍克•谭他们反而沿用博通的名称,可见霍克•谭和他后面的策划团队在知识产权商业运作层面绝非一般。

接着扒博通。安华高最早脱胎于惠普,当然也是美国公司。1999年,惠普曾将盈利强劲的医疗和测量仪器部门独立、分拆成为安捷伦。安捷伦下面有个IC产品事业部,设计、专利储备、系统经验实力很强,出于运营与成本策略,安捷伦后来将它分拆卖给私募,就成了安华高。后者在光电、混合信号、射频产品上有相当储备,覆盖移动通信、数字娱乐、存储、网络、汽车及工控等诸多领域。

高通在半导体行业比新老博通都要资深得多,它成立于1985年。高通掌握着通信领域数目惊人的基础专利,通过专利授权许可这种商业模式,赚得盆满钵满,当然也跟像苹果这样的智能手机巨头结下了梁子。最近,中国、韩国以及台湾对其这种“躺着赚钱”的方式也下了狠手,高通被罚得有点蒙圈。

 QQ截图20180104111433.png

以智能手机相关半导体技术为参照来讲,高通所掌握的专利涉及基带芯片等基础标准技术,而博通持有数目不小的WLAN芯片核心技术专利。如果围绕智能手机相关专利做下分类,笔者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为功能机基础专利,例如,基带组成技术和射频技术等;第二类为智能手机基础专利,典型的就是处理器;第三类为智能手机功能扩展基础专利,例如,WIFI芯片等。

高通厉害之处在于其掌握的基础专利跨越第一类和第二类,局部覆盖第一类,全部覆盖第二类,并涉足第三类;而博通仅在第三类中优势明显。

技术创新从时间坐标的持续性和周期看存在技术演进规律,这个规律的显著特征是一定有个高峰期和低谷期。从目前看,半导体行业核心技术的技术演进已经过了之前的高峰期。高通赶上了这个高峰期并有效地把半导体核心技术的积累变成知识产权积累,通过知识产权的保护慢慢释放其凭借技术优势在商业上的统治力。但是,目前看这种商业统治力受到同行的挑战。这种挑战体现在两种形式:(1)单挑,例如,苹果、博通与高通之间的专利诉讼战;(2)找后台老大,当然就是各个国家的反垄断规则,小弟打不过,找老大也是必须的。2015年2月,中国发改委针对高通作出反垄断行政处罚,处罚金额高达60.88亿元人民币,2016年底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和2017年10月台湾地区公平交易委员会也分别针对高通做出反垄断裁决,分别作出1.03万亿韩元(合人民币59.4亿元)和234亿元新台币(合人民币50.96亿元)的罚款,另外欧盟和美国也都对高通开展过反垄断调查,只是没有最终做出罚金裁决而已。

总结一下,博通与高通虽然在手机半导体技术储备上不在一个档次,但是高通凭借其半导体行业原始创新在商业上的统治力慢慢变弱,博通凭借其资本运作能力建立起商业统治力。其实高通手里本来有一副好牌,只是太迷恋于专利许可盈利这种商业模式不能自拔,这种商业运营模式是赤裸裸的高通一方单赢局面,很容易招致竞争对手和消费者的报复,即便是美国本土的竞争对手和美国政府都看不过去,你想想后果会好吗?

其实博通能不能收购高通,倒不是笔者关心的。博通收购高通后必然成为仅次于因特尔和三星的第三大半导体公司,其商业垄断的野心比高通在专利授权经营上的贪婪更可怕,相关审批和反垄断调查是否能过关也是个疑问。另外,高通是否甘于没落,也不一定,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高通在5G的智能手机的技术布局方面也展现其继续延续其商业统治力的野心。

另外,博通瞄上收购高通,在产业内在发展规律上也存在一定的必然性。

一、半导体行业的创新从过去的原始技术创新,更多过渡到整合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

整个市场原始技术创新驱动力弱化,表现在这一领域的多个巨头,虽然技术层面仍领先,但已无法像过去几年左右整个产业链的利润结构了。巨头们之间也在发生持续的整合,创新的表现就是从过去的技术主导的创新,变成商业模式的创新。

二、全球经济形态与经济结构的演变正在倒逼上游的科技业发生革命性的整合

整个经济形态的变化,无论传统概念下的实体经济,还是容纳了互联网等新经济要素在内的整个经济形态,都已经走出表层化的信息经济阶段,开始步入一个全新的深化融合周期。这一融合进程会打破过去的行业壁垒,重塑出一个新的形态。经由这一进程,过去许多边界对立、泾渭分明的行业,将生发出新的重大机遇,传导到上游产业,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过去分立的技术体系、标准体系会走向融合,从5G的标准统一趋势中,我们就能觉察到;过去软件、硬件、应用及服务分立的产品,会进一步走向软硬件一体化。还有更多趋势推动,比如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

三、区域国家与地区之间的竞争能左右游戏规则

半导体产业链在整体上仍然是技术、资本、人才、风险非常密集的领域,是一个区域竞争力的象征。

美国的强大之处,在其是科技原创活动的乐园,在半导体产业上,美国一直对中国等许多国家落实封锁,工艺上至少要保持两代优势。实际上,半导体行业的创新从过去的原始技术创新,更多过渡到整合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这一定程度上弱化了美国相比中国的竞争优势,给了中国追赶的空间。而一旦产业演进到经济形态融合周期中,中国相比美国的优势就会凸显:中国人口更多、经济活动生态更丰富,产业结构更多元。事实上,在互联网维度上,尤其是其中的应用与服务,中国已经开始超越美国。而在云计算、大数据、AI等许多方面,中国已经被视为未来全球最强大的国家。

总之,即便博通收购了高通,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0 0

发表评论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