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意侵权“毒瘤”,促创新驱动发展

2018-07-20
史少华

李克强总理在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后会见记者时,明确表态 “对于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将加大惩罚力度,加倍惩罚,对恶意侵犯知识产权的,罚到他倾家荡产。”、“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企业自身也发展不起来,那么我们就是害了自己”。以往我国领导人虽然会强调知识产权保护,但从未像今年这样频繁这样坚决,几乎在每个涉外公开场合的讲话中都会提及。尤其重要的是,领导人一再强调这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不仅是保护外国权利人的需要。


除了领导人的表态,今年上半年党中央、国务院陆续出台了多项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措施,最重要的举措包括重组国家知识产权局,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实现知识产权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

1532070639291784.png


这一连串动作说明什么?说明了“严格保护知识产权”这事迫在眉睫。压力来自哪?来自四面八方,国内、国外统统都有,国外特别大。


内急——知识产权严保护是国内优秀创新企业的迫切需求


今年是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十周年。十年来,知识产权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中国位居全球第17位。2017年中国全年研发(R&D)经费支出17500亿元,比上年增长11.6%,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12%。2017年我国专利申请量为375万件,商标注册申请量为574.8万件,著作权登记总量达274.7652万件。


早期在知识产权领域,还可以说我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现在一大批科技创新企业异军突起,专利密集型产业2015年增加值占GDP比重提升至12.4%,我国版权产业行业增加值占全国GDP的7.3%。我们优秀的企业也穿上了“知识产权”的皮鞋,对打击侵权行为的需求也必然日益强烈。从2017年整个知识产权申请注册情况推算,知识产权确权所需官费和服务费总规模至少为400亿元。


17500亿和400亿这些数字说明什么?说明企业在研发和知识产权方面真金白银的投入。


企业不是做慈善,投入必须有产出或者回报。企业舍得在研发和IP花钱,为的是赢得市场,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傲视群雄的境界,通过知识产权合法“垄断”市场。但实现这些首要前提是知识产权严保护的宏观大环境,既要让创新者得到合理回报,又必须使恶意侵权者为自己的侵权行为付出惨痛代价。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中国企业自身的创新发展,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企业自身的创新研发也做不起来,只会“害了我们自己”。


外需——国外先进技术与中国市场的博弈


多年以来,外企一直抱怨他们在华经商的潜规则是必须通过转让技术来换取市场准入。而在美国3月份发布的针对中国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政策措施的301调查结果,几乎通篇都在控诉这个潜规则对美国的伤害。随后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国特朗普政府根据301调查结果,对中国的技术转让制度、歧视性许可限制、对外投资限制、知识产权保护等全面施压。我国领导人这半年来频频宣布改革开放举措,宣布“中国致力于为外商投资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对中外企业采取一视同仁的态度,坚决制止、也不允许强迫转让知识产权的行为。”


那么中国市场对于国外的权利人来说有没有诱惑力?有!特斯拉在我国取消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领域外资股比限制后,愉快地落户上海,成为第一家外商独资汽车厂,而且年生产规模还是照着50万辆纯电动整车做的规划。那么按照以前的操作方式,特斯拉只能建立合资企业,这就难以排除中国合资方在合资企业运营中获得特斯拉的有关技术及其知识产权。上海市地方官员在被问到“特斯拉技术会否转让给上海企业”的问题时,都明确表示技术转让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协议规定。由此也看出来,我国政府自上而下基本达成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共识,让国外权利人可以确信自己的技术和权利会依法得到保护。


此外,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比起国外企业对中国市场的垂涎,我国企业对国外先进技术的需求十分迫切。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兴的禁售令,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中美之间技术水平的真实差距。工业和信息化部辛国斌副部长日前的讲话中清楚地说明了我国产业技术的实际水平,“中国制造业创新力不强,核心技术短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 工信部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显示,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和服务器通用处理器95%的高端专用芯片,70%以上智能终端处理器以及绝大多数存储芯片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领域,高档数控机床、高档装备仪器、运载火箭、大飞机、航空发动机、汽车等关键件精加工生产线上逾95%制造及检测设备依赖进口。


辛部长道出的实情,给那些妄想闭关锁国的民粹主义者们一记实锤,我国的经济发展离不开国外的先进技术。师夷长技以制夷,全球化的今天,不保护知识产权,中国连师夷长技的机会都会丧失掉,谈何“制夷”。


11 0

发表评论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