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研药和仿制药哪个才是患者的「药神」

2018-07-23
孙亮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火了,豆瓣评分9.3份,累计票房突破16亿元,成为今年暑期档最火的国产电影,影片从一个卖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在收获巨额利润的他,也在经历思想上的蜕变与成长.....


电影总归是艺术题材加工出的作品,是导演通过艺术手法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写实,有夸张的表现手法,但影片反映出救命药昂贵是不争的事实。当观众走出影院后,回到现实的社会,还要面对生活的艰辛,疾病的困扰,许多问题会出现在很多老百姓的头脑中,诺华的格列卫(通用名:甲磺酸伊马替尼)在国内的售价是每盒超过2万元,高于这款药在其他地区的售价,为什么国内定价如此高,就不能便宜些吗?不光是影片中格列卫,现实中很多药的定价都远高于其他地区,例如:吉非替尼,西地那非等,这后面会牵扯很多问题,有些人会问,到底什么是原研药,仿制药?印度版的仿制药是假药吗?为什么这些原研药如此贵,印度仿制药十分便宜?为什么没有中国版的仿制药?本文不妨从回答上述几个问题入手。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原研药,仿制药?


原研药,即指原创性的新药,也叫品牌药,一般需要寻找控制疾病的机理或是靶点,受体—先导化合物的选择与确认——优势化合物——动物实验——临床实验——上市——召回等多个环节,这一研发阶段需要花费十几年年左右的研发时间和数十亿美元,新药研发也存在诸多风险,有些药物在后期发现毒性太大,无法成药,只能放弃,前期的投入只能全部打水漂,一般小公司都难以承担高昂的研发费用。目前只有国外大型跨国制药企业才有能力开展新药的研究,例如:诺华,辉瑞,默沙东等,这主要与欧美发达国家学科建设全面,有完整药物研发,生产,试验体系有关。在我国,"原研药"绝大部分(甚至99%))主要是指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进口药。当然,随着科实力的进步,我国也逐渐出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类新药,例如:阿帕替尼等。但是整体药物研发实力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


仿制药是与原研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药品。就是要求对已经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品,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能够一致,在临床上与原研药可以相互替代,可以大大降低患者的医疗支出。


其次,印度版的仿制药是假药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假药:


1.药品所含成份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份不符的;

2.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1.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

2.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3.变质的;

4.被污染的;

5.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

6.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


假药一种是疗效上的假药,比如,用面粉勾兑成感冒药销售,另外一种是法律定义的假药,比如未经中国药监局批准、进口环节的。


因此,印度版的仿制药仅是法律层面上的假药,其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与原研药相差无异。


第三:为什么这些原研药如此贵,印度仿制药十分便宜?


原研公司在新药研发过程投入大量的时间与金钱,99%的新药在上市之前都申请专利,专利的宗旨就是公开换保护,专利的保护期是20年,专利期内不允许仿制,仿制属于侵犯专利权,属于违法行为。药品不是一般的商品,大公司在申请化合物授权时就开始算在保护期内,除去后期的临床实验,保护期已破大大压缩,留给大公司的剩余时间不多了,一般原研药公司为了尽早收回成本,只能定价较高,药品的定价除了与研发成本昂贵之外,还有诸多影响因素,例如:进口国各种税收,各种中间商(代理商),医院,中间层层加价,最后到患者手中,最终价格已经远超一般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而仿制药是借鉴原研药的技术成果,简单说就是拿来主义,不承担昂贵的研发费用,研发成本低,也直接降低仿制药价格。反过来,如果不给原研药公司合理的利润以及专利保护,谁还愿意研发新药,推动医药技术的发展?也有人建议,可以延长专利保护期,延长原研药公司收回成本的时间,分摊研发成本,但目前中国政府对专利法没有修改之前,难以奏效。


中国政府在加入WTO后,放弃了很多WTO赋予发展中国家的权利,严格遵守知识产权保护法,不允许在专利期内进行仿制,而且从未真正使用强制许可。而印度则大不相同,1970年,印度总理甘地主导下对印度专利法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专利法将原有的产品专利保护转变成工艺专利的保护,规定只保护制药工艺,不保护药品成分,对食品,药品等只授予工艺保护,不授予专利产品。印度放松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加入WTO后10年过渡期,2004年印度又修订专利法,有条件的恢复药品专利,不支持原有药物的混合和衍生药物专利,同时,印度政府可根据需要强制许可。强制许可是放大招,印度政府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在原研药专利没有到期,而且不获得专利权人的同意,强行支付少量的专利转让费,就授权仿制企业合法仿制并销售。在近40多年来,印度政府对知识产权的宽松保护,使得印度成为全球重要的仿制药基地之一,其仿制药畅销欧美等国家。


第四,为什么没有中国版的仿制药?


 在原研药保护期间内,中国内地不批准受理仿制药申报,更没有强制许可,老百姓不可能买到国内版仿制药,当原研药专利快到期,才会有国内制药企业提早布局仿制。一般原研专利仅是公布化合物结构,制备方法,晶型等,但很少公布处方专利,仿制药企业要经历化工原料——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制剂等诸多环节,尤其是原料药——制剂这个过程非常困难,仿制药企业众多,原料药合成路线不同,导致产品杂质不同,加入辅料种类众多,辅料的用量配比以及工艺条件限制,仿制药质量千差万别,仿制药企业由于不知晓原研工艺,更多的时间采用逆向工程分析,也直接导致仿制药有时候无法达到原研药的疗效。为了严格控制仿制药质量,国家才逐步推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即对已经批准上市的仿制药,按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的原则,分期分批进行质量一致性评价,就是仿制药需在质量与药效上达到与原研药一致的水平。现在推出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所有国内的仿制药企业都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一致性评价。只有原研药专利到期,市场开放,仿制药企业才能真正上市销售。更多的时候,当药品专利到期后,仿制药的出现,原研药价格跳水,销售下降,可由于原研药在市场宣传与营销上具有优势,口碑良好,很多原研药即使在国内过了专利期,价格仍然十分坚挺,市场份额难以撼动,即使国内仿制药价格比较便宜,老百姓有时候考虑口碑,疗效也会继续服用品牌药,不轻易中途换药。2016年,格列卫仍然占据80%的市场份额,价格仍然在万元左右,剩下留给三家仿制药企业(例如:江苏毫森,正大天晴,石药欧意)。


小结:

就目前的专利框架下,无法在原研药专利期内进行仿制,老百姓存在用药需求,原研药价格昂贵已成事实,需要国家加大与原研药公司的谈判,以降低价格换取市场,或是加大医保投入将原研药纳入医保体系(不同地区同一药报销比例也有差异),或是降低药品税收,或是降低药品流程,切实降低老百姓的用药成本,当然这项工作并不十分容易,需要找到原研药研发与老百姓用药之间的平衡。


6 0

发表评论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