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8轮加持,科创板或将迎来第一家三地上市创新药企

发布时间:2020-12-22 作者:谈科创论知产 来源:谈科创论知产

导读

据融中财经(ID:thecapital)获悉,百济神州(BeiGene,Ltd.)日前已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高盛高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正式启动科创板上市辅导,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相关人民币股份均为新股份,且将不涉及转换现有股份及美国存托股份。

 

早在2016年2月8日,百济神州以“BGNE”为股票代码登陆纳斯达克;两年之后的2018年8月8日,百济神州再次于港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06160”。截至12月8日,百济神州美股收盘价228美元,市值达203.3亿美元。

 

此次再次冲击科创板,意味着百济神州或将成为第一家在纳斯达克、港交所以及科创板三地挂牌上市的中国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成立10年,百济神州还未赚过一分钱,根据2020年三季报,百济神州在前三季度净亏损1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3.8亿元。

 

即便如此,百济神州还是受到一众资本青睐。其中,高瓴资本作为百济神州基石投资者,已连续第八次投资百济神州,成为百济神州唯一的全程投资机构。

 

至今,高瓴所持股票还未卖过。高瓴资本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易诺青表示:百济神州是一家有灵魂的企业,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坚持做最好的科学和最高质量的创新药,研发上只做全球最优或最新。通过对百济神州这样本土创新领先企业的长期支持,高瓴希望能够助力中国创新药企业高质量发展,登上世界一流制药舞台。

 

01

连续亏损,高瓴重仓8轮

医疗健康投资,高瓴一直是遥遥领先的那一个。

 

从药物研发到医疗器械,再到研究型医院和医药零售,高瓴的投资不仅覆盖了医疗健康全产业链,而且一二级市场都有涉足,可谓全面撒网,四处开花。“做时间的朋友”在高瓴医疗健康赛道得到充分体现。

 

2020年是高瓴出手频次最高的一年,至今已投资70多次,其中医疗健康占总投资次数近半,尤其关注早期创新型项目。今年高瓴成立了高瓴创投,继续把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作为重要投资方向。高瓴创投推出半年来,仅在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领域,对早期企业投资的数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近3倍,其中很多都是A轮和B轮的项目,一路陪伴这些初创企业从0到1,穿越“死亡谷”。

 

这两年,包括基石药业、方达医药、启明医疗、天境生物等在内,一批医疗健康企业的成功IPO,让高瓴拿到了丰厚的回报,百济神州或将创造下一个百亿神话 。

 

百济神州成立于2010年10月,是一家植根于中国的全球化生物医药公司,以肿瘤创新药研发为突破方向。

 

公司创始人王晓东和欧雷强,一位是美籍华裔科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一位是创办了好几家生物医药公司的连续创业者,有很强的美国医药市场背景及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两人在一次聚会上一拍即合,并称“要做就做全球最好的抗癌新药”。

 

目前,百济神州在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拥有超过4700名员工,建立了一支丰富的抗肿瘤药物产品管线,通过内部的科学家团队,成功推动11款自主研发药物进入临床,其中2款自主研发产品实现商业化,包括BTK 抑制剂百悦泽(泽布替尼)在美国和中国上市,PD-1药物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在中国上市。

 

其中,泽布替尼是历史上第一个完全由中国企业自主研发,得到美国FDA批准的抗癌新药,实现我国本土抗癌新药出海零的突破。

 

根据EndpointsNews发布的全球药企市值排行榜,百济神州已跻身全球前50强药企之列,纵览全球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史,这样的成长速度在国内外均可谓少见。

 

财报显示,当前百济神州在全球共有超过70项临床研究正在开展,包括27项注册性临床试验,公司产品管线中共有超过25款早期临床药物。至2021年底,百济神州在国内的商业化产品将达到12款。

 

药物研发周期长,短期内难出成果,是长跑赛道。成立10年,百济神州没有赚过一分钱。2016年-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亏损净额分别达到1.2亿美元、0.93亿美元、6.7亿美元、9.5亿美元,合计达18.33亿美元。

 

即便如此,高瓴依然选择了奉陪到底。

 

2014年,张磊布局医药医疗行业时,百济神州还无人问津,但他毅然加入,与中信产业基金一起完成了百济神州A轮7500美元的投资,并在第二年,牵头完成了百济神州966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在资本的助推下,百济神州于2016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2018年,百济神州又在港股上市。需要指出的是,百济神州的香港上市为dualprimary listing(双重上市),并非当下更加流行的secondarylisting(第二上市)。

 

2019年11月,百济神州与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就达成了全球肿瘤战略合作关系,在合作的基础上,安进以约27亿美元购入20.5%的百济神州股份。

 

2020年7月,百济神州宣布向特定现有投资者以注册直接发行的方式发行1.46亿股普通股,交易价格为每股普通股14.23美元,相当于每股美国存托股份(ADS)185美元。此次融资,高瓴资本又追加了10亿美元投资,并带动BakerBrothers和安进等其他股东跟投,最终帮百济神州完成了20.8亿美元的融资。

 

根据财务顾问瑞信提供的数据,20.8亿美元的集资额,是彼时全球范围由生物技术公司发行股票对外融资规模最大的一次。

 

据称,这轮融资起源于一个主要股东的反向查询,即与企业去找投资方寻求资金支持不同,反向则意味着投资方主动询问企业寻求对百济神州的增持。

 

02

4年研发投入129亿

在上海建全球第二研发中心

 

持续亏损的百济神州受到资本方及同行的青睐,最终靠的还是持续的研发投入和产出。

 

在业绩亏损的同时,百济神州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可谓大手笔。2016年至2019年,百济神州研发投入分别为6910万美元、2.69亿美元、6.79亿美元,及9.27亿美元,累计研发投入达19.44亿美元,约合129亿元人民币,这一数额几乎与同时期的亏损总额相当。

 

上个月,百济神州上海医药研发中心正式启用,作为外高桥生物医药产业园代表性项目之一。百济神州上海医药研发中心将聚焦我国患者的急切需求,发挥在抗体药物早期研发、转化医学研究中的优势能力,为全球抗癌创新药研发提供管线和人才储备,同时也将作为百济神州全球研发创新的又一重要引擎,凝聚产业各界,共同驱动中国生物制药迈向源头创新。

 

总规划2平方公里的外高桥生物医药产业园,是上海自贸试验区保税区与高瓴的战略合作载体,也是上海市生物医药产业特色园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创新研发、产业化、改革试点、产学研医合作等方面享有政策支持。作为战略合作的成果,包括高瓴创投医疗器械园项目、百济神州上海研发中心,以及高瓴资本投资的驯鹿医疗等项目落地产业园。

 

上海医药研发中心是百济神州全球布局的第二个研发中心,将重点针对各类恶性肿瘤的大分子抗体药物开展研究,目前已建立起大规模的高标准实验室,打造从靶点验证、抗体发现到早期生产工艺研发(CMC)的一体化抗体药物发现流程。

 

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全球研究和亚太临床开发负责人汪来介绍:“上海医药研发中心的落成,将进一步推动百济神州临床前研究的能力,未来一年,临床前研究团队的规模将拓展至超过700人,可同时开展近25项临床前项目的探索。这不仅将为百济神州新一轮的创新浪潮提供长期的管线储备,也将进一步强化创新策源能力,驱动更多全球首创新药的研发,帮助我们在未来十年的全球角逐中赢得优势。”

 

浦东作为上海改革开放和创新驱动战略的重点区域,汇聚了项目、资金、技术、人才资源,已成为我国生物医药资源最集中、产业链最完整、高层次人才最密集的核心区域之一。尤其在外高桥保税区,生物医药产业形成了独特的规模化优势,为企业提供了发展的沃土。

 

高瓴资本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百济神州董事会成员易诺青表示:“中国医药领域有着巨大的未满足需求,其中生物创新药产业的开拓与发展在整个医疗体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医疗健康产业上下游之间正在发生强烈的耦合效应,高瓴希望发挥纽带和桥梁作用,促成产学研医各环节的通力合作,助力产业发展资源配置,构建一体化创新生态,助推百济神州这样的领头羊生物医药企业走向全球,使得更广大范围的患者获益。”

 

市场人士表示,百济神州作为本土生物科技产业的头部上市公司,此次表达赴科创板上市的意向,一方面折射出科创板的市场吸引力和国际竞争力,同时也是顺应公司发展战略的大势而为。这类明星公司登陆科创板,将为企业和市场带来双赢,在为我国新经济注入新动能的同时,也将助推科创板的高质量发展,带动国内生物制药等高端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当然,他们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估值过高,尤其是百济神州一直是高瓴重仓的企业,而有高瓴背书的医药公司估值普遍较高。如果耐心等待足够长的时间,只要新药研制成功并商业化,收入也会呈几何级增长,相信百济神州未来的业绩会消化估值,实现价值回归。

 

关于百济神州再次冲击科创板,它于整个创新药行业的影响,及高领的选择和估值问题,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观点!